薛濤報告實錄:從長江大保護看水務行業發展的困局和破局

發稿時間:2019/5/7 15:29:35 瀏覽次數:

來源: E20水網固廢網

【字體:    

323日,E20環境平台執行合夥人、E20研究院執行院長、國家發改委與財政部PPP雙庫專家薛濤在2019年第(十七屆)水業戰略論壇做了《從長江大保護看水務行業發展的困局和破局》主題報告。薛濤以“不平凡的一年!”、“歸於平凡的產業?”、“長江、長江……”作為報告目錄,依次從環保板塊震蕩、PFI項目變動以及對特許經營的影響、水業競爭態勢和未來戰略發展方向、長江經濟帶總體治理需求以及資金來源渠道等方麵分別予以研究分析。

薛濤做主題報告

 

 

因為論壇現場時間有限,本次報告所涉及的部分內容並未被著重展開,這類內容可參照薛濤在往屆論壇的演講。

 

 

報告目錄

 

 

一、不平凡的一年!

 

1.股市環保板塊震蕩的原因

 

2.上市公司財務狀況體現的行業狀態

 

二、歸於平凡的產業?

 

1.PFI類項目的趨勢

 

2.對特許經營類型的影響

 

3.水業競爭態勢

 

4.水業領先企業的下一步戰略

 

三、長江,長江……

 

1.長江治理的基本需求

 

2.具有運營價值的市場空間

 

3.錢從哪裏來

 

 

在聽完一天半加下午小半天的重資產企業和技術企業發言後,我發現堅持到第二天下午的聽眾依然很多,這代表著行業的關注點在切換中。這次論壇各家分享的主題和之前有很大區別,除了資本在推動,龍頭企業更多地在談管理,技術獲得了更大地關注,整個行業正走向理性。這次論壇期間,兩山論到技術創新的話題給行業從如何真正從客戶出發角度帶來很多思考(相關閱讀→ 傅濤:環境產業最終將成為兩山產業)。作為企業家和管理者,與其抱怨時代對自己的不公,不如想自己還有沒有東西沒有做到,這才是AG真人视讯最終還是要出發的地方。讓客戶的價值得以實現,企業才能得到穩定發展,再次感謝大家一直堅持到最後。不同於我在往年論壇的詩情畫意的標題風格,今年我就用白話。本次報告的主題詞依次為:不平凡的一年、歸於平凡的產業、不平凡的長江。

 

 

322日世界水日,也是本屆論壇開幕前一天,北控水務與中國三峽集團舉行了簽約儀式,日子選擇背後的特殊含義值得深思。而我其實對長江大保護如何破局尚沒有結論,因此,我在“不平凡的長江”一章選擇省略號;而如何解決長江經濟帶環境治理問題,需要中國三峽集團、環境技術類公司和重資產公司共同摸索。長江大保護所麵對的問題是中國環境治理行業的縮影,從長江大保護可以窺探中國環境治理所麵臨的所有現實問題(相關閱讀→ 中國節能趙友民:積極踐行主體平台責任 共抓長江大保護)。

 

 

正如剛才所提及,中國目前正處於全麵切換時代,也是近四五年習總書記著重提及的,國家治理從關注速度與規模切換至結構性改革。從本屆論壇開幕到現在,企業都在談論係統和效率問題,技術創新和企業管理的目標都旨在提高所掌握的運營資產的效率。比如,曆史積攢的管網問題已開始製約汙水廠運營效率,通俗講,AG真人视讯把好幹的事幹完了,剩下的都是難幹的事。通源在發言中提到的事情,我也有很深的體會,有些問題已不單單是產業角度的問題,也涉及政府管理能力需要大幅提升的問題(相關閱讀→ 通源環境王猛:河道底泥一體化處理處置及資源化利用的探索與實踐),我發言後的對話,會談及這些方麵的問題。國家部委之間的衝突、中央與地方之間的管理衝突,也包括PPP帶來的幹擾,很多現實因素讓環境治理商業模式運轉越來越複雜。

 

 

然而,有一條永遠重要,如果你不能用心與客戶站在一起、不能站在甲方角度幫助甲方解決問題,那麽你在你所處的商業模式中間是被動的,也會容易掉進紅海中。我前幾天寫過的關於垃圾分類的文章裏提到,AG真人视讯所在的領域從來不是純粹的紅海,也從來不是純粹的藍海,而是漩渦。紅海和藍海會來回切換,中間可以找到藍海的企業,往往是通過創新和貼近客戶的真實需求實現自己的發展(相關閱讀→1、王凱軍談水行業創新與創新的基本規律;2、王凱軍:環保企業創新發展的基本規律及機遇所在)。

一、不平凡的一年!

  

我的報告將從“不平凡的一年!”開始。

1、股市環保板塊震蕩的原因

這張圖我在去年12月固廢戰略論壇展示過:從2013年上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A股環境產業上市公司總市值一路飆升,增長1.87倍;在此之後陷入震蕩波動期,並在2017年末開始急速下降;從2015年最高峰跌落至現在,跌幅33%;考慮到板塊漲跌受大盤整體情況影響很大,而從這張圖又無法解讀出更真實的規律,AG真人视讯特意繪製了另外一張圖。

這張圖將A股大盤漲跌帶動板塊漲跌的因素拋出在外。紅色線是A股股市整體變動,而藍色線則是A股環境產業股值變動情況。2013年至2017年末,環境產業股票處於高位上漲趨勢,期間所發生的小波動也屬於股票市場正常變化。但是20171231號之後,環境產業股市正常波動的情況出現偏離,其下降幅度遠超A股,並在發生偏離之後,並未出現明顯反彈也並未回歸到正常波動狀態;而在今年兩會前後才又重現微小上揚。這個時間點是財政部出台92號文規範PPP的時間,說明環境產業股市正常波動狀態發生異常的轉折點與PPP有關,而且有不小關聯度,PPP的整頓甚至造成了環保股市的踩踏。許多環境產業上市公司實際並未參與PPP業務,尤其是一些PFI工程類項目,然而這些公司卻受到連帶影響。具體問題需要具體分析,總體而言,金融緊縮、財政減收和PPP規範導致了環保板塊2017年年底以後出現股市反常跌幅狀況。

 

既然A股環境產業上市公司異常變動與PPP有關,我在此依然要重複固廢戰略論壇的分析。在我看來,PPP為四分類,市政汙水處理廠屬於PPP的一種成熟類型,而被文件規範收縮的本應是可用性付費工程PFI類項目。

 

繼續對近年來發生的民企(參股及控股)資金困難和由此帶來的國有資本入資民企上市公司的情況進行簡要分析。首先從數量上看,前幾年這種情況發生頻率均較低,但進入2018年以來已經超過10起,這與金融、政策等大環境變化息息相關。進一步拆分來看,2018年發生事件中40%為技術類企業,沒有做任何類型PPP,也就是事件與PPP無關。而在與PPP相關的剩餘60%重資產企業中,大概70%開展水環境景觀工程類PPP業務,而PFI模式成為主因的比例又達到78%,這些企業在前些年PPP高速增長階段借助承接大量PFI項目使得業績大幅增長。但近年來金融、政策等大環境變化導致過多PFI項目在手的這類重資產企業受到較大衝擊,其中民企由於融資短板而受到更大影響,才使得這類事件發生。合計評估一下,本輪PPP中新增類型--PFI模式結合資本泡沫的大起大落,確實是構成2017年以來環保領域本輪國進民退的主因,而工程類PFI退潮所引起的連鎖反應更是導致環保股票在2018年出現踩踏事件的直接原因(相關閱讀→ 1、 薛濤:如何做好PPP?  2、薛濤自序:在PPP落潮後下找到可持續發展的機會)。

2、上市公司財務狀況體現的行業狀態

 

除股市震蕩之外,A股水務上市公司還出現哪些變化?特許經營模式推動市政汙水處理市場化並促使A股水務上市公司總資產規模快速上升,尤其是首創這類AA方陣公司,這幾年來其資產增長速度很快(相關閱讀→ 楊斌:環境產業進入新時代 首創股份啟動“生態+”實踐)。與此同時,數據分析結果發現所有方陣企業的應收賬款也在飛速增加;而相對其它方陣,A方陣水務公司應收賬款上漲率更快。應收賬款問題已經成為所有企業特別關注的重點。不論是重資產公司還是技術公司,所有公司的銷售淨利率都在下降,可見原來一些同質化的簡單商業模式所能夠得到的常規利潤總會在紅海中趨平。

 

除此之外,還可以從資產負債率一端看到A股水務公司其它比較有意思的現象:地方國企類水務上市公司所受影響總體較小,甚至負債率有所下降,這是因為地方水務上市公司通過地方政府希望平台公司發揮更大作用的政策傾向中,可以獲得政府資金的支持(相關閱讀→ 1、粵海水務譚奇峰: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的水企使命與擔當;2、唐福生:未來已來,創業環保創業在路上)。A方陣公司負債率總體穩定,略有上漲,但如果AG真人视讯將參與水環境業務的水務上市公司單獨分析時則會發現,重度參與PFI模式的其負債率極度惡化。因為工業企業和政府的支付能力都在下降,C方陣水務上市公司的負債率也在上升。

 

回顧這幾年的起起伏伏,在2018年底固廢戰略論壇AG真人视讯推出了“幾不可能三角”,涉及企業家如何平衡把握重資產、擴張速度、公司負債率、現金流控製等問題。一個企業應該結合自己的基因比如國企或民企,以及對技術的把握程度,也包括所在的具體細分領域,從而確定自己的安全定位,同時考慮國家金融環境近年來不夠穩定的宏觀大背景(相關閱讀→ 薛濤:四維集約,合縱連橫—固廢產業年度盤點)。

 

二、歸於平凡的產業?

  

那麽在這種傳統增長模式麵臨衰減的大背景下,環境產業是否會歸於平凡?

 

1PFI類項目的趨勢

 

水環境PFI項目曾經給水環境行業帶來係統性夢想,然而實際上卻帶來了工程進運營退的問題。央企工程公司在這類項目中獲得優勢,原因之一是金融機構如銀行本就對這類央企青睞有加;而與此同時,地方政府支付信用不穩定、項目本身融資信用不穩定等因素都會導致銀行逐漸把依賴從政府信用轉移到企業信用,而這又自然而然給央企建築公司帶來更大的競爭優勢。簡而言之,業界曾經希望水環境PPP模式可以發展成為係統性整體模式,而現在卻演變為工程性項目。

 

 

 

通過一組數據可以明確觀察到趨勢演變。E20研究院數據中心信息顯示,伴隨PPP規範,水環境治理市場項目競爭格局正在發生明顯變化,黑臭水體EPC占比從原來75%增長至89%,而黑臭水體PPP不斷衰減、PPP模式已下跌至11%,相信PPP模式占比未來會進一步被壓縮。

 

反觀參與水環境PPP項目的公司主體也在發生變化。A方陣水務公司份額逐年下降,園林類、建築工程類公司也在收縮,BCD方陣企業、資本類企業份額在逆勢上升(相關閱讀→ 1、清控環保陳家軻:抓住汙水深度處理最後的風口——總氮的深度去除;2、金科環境張慧春:以“膜”為媒,打造多維合作),資本公司有望借助資產負債餘額在水環境PPP市場中分得一杯羹。

 

前段時間環境商會做交流會,媒體報道標題寫作“環保與PPP絕交”。這其實並不太可能,除非財政部權力大幅度萎縮,因為目前PPP規程已經具有很強的根基。在樓部長履任財政部部長前後,財政部權力不斷擴張,而發改委權力相對收縮。為讓利企業,全國麵臨全麵財政減收,在收入減少情況下,財政部一定會加強財政支出約束,去年底,財政部出台關於貫徹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全麵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意見》,在未來力度可能類似控製地方負債,對A方陣的相關業務產生長遠的影響。因此,在我看來,盡管PFI在遠離,但是PPP規則依然會影響重資產公司的生存空間(相關閱讀→ 1、陳宏能:規範“績效考核”這隻手,避免對成熟PPP模式的誤傷;2、怎麽看汙水垃圾傳統BOT保底量可能被審計署認定為固定回報)。

 

財政部官方對PPP的三分法不科學,簡單而言應該為四分之中看兩分,將PPP項目分為運營類項目和工程類項目區別看待。92號文之後的10號文很重要,10號文應該是財政部第二次重大修補,不像以前的文件,這個文件闡述了更多關於環保的內容。10號文有實質大於形式的說法,也為PPP帶來很多不可控因素。10號文開始修正分類的不合理性,文件明確要嚴格約束政府付費,同時卻將汙水垃圾從政府付費類限製中拿開(相關閱讀→ 財政部重磅發文規範PPP發展,對環保相關領域有哪些影響?)。

 

2、對特許經營類型的影響

 

對於被明確不歸入政府付費類的汙水處理項目,財政強勢的地方,有些政府會將B方陣手中的項目擠出來給A方陣競標,存在地方政府與方陣企業的博弈;當然,也會有很多地方政府在融資手段多處受約束的情況下,選擇做大B方陣平台類企業,好讓地方政府融資更有彈性。這裏麵也涉及關於A方陣與B方陣合作的戰術問題,需要新打法(相關閱讀→ 1、趙笠鈞:環境產業需要同行的力量,走向共生性繁榮;2、薛鬆毅:困境與突圍,蘇伊士新創建的智慧化思考)。這些博弈還會涉及汙水處理特許經營續簽項目,財政部門會要求必須將此類項目拿出來重新公開招標或者入庫。此外,數據統計結果顯示,近三年大約三分之二汙水處理PPP項目尚未歸在財政部PPP中心庫;盡管企業融資並未受到影響,仍然可以用傳統方式獲得項目,但未入庫的汙水處理項目未來可能會麵臨績效考核難題,可能會帶來支付風險。

 

 

不論是特許經營時代還是PPP時代,在經曆多年市場化改革之後,截至目前,汙水處理市場化比例已達45%。在2008年金融危機經濟麵臨下行壓力時,地方平台公司拿走很多汙水處理廠建設權,這種情況在2012年之後逐漸發生變化,尤其是2014年進入PPP時代後,市場化中新建汙水處理廠比例被A方陣拿走的比例占據70%10號文出台後,這部分比例有望進一步提升。另外,在汙水處理存量資產中,大概有57%為非市場化項目,市場化項目占比43%

國企民企在汙水處理市場占比又是另外一種情況。如果將企業抽樣樣本鎖定在11家,則國企比例在逐年上升;假如將企業抽樣樣本擴大至23家,則國企雖然規模增加,然而民企所占比例卻在上升,也就是中小規模汙水處理特許經營企業所獲得的市場份額並不低。另外,北控、首創占比市政汙水處理市場總能力36%(相關閱讀→ 北控水務李力:行業影響力企業發展理念的思考和實踐)。

 

生活垃圾焚燒市場正好處於特許經營中後期,截至目前,生活垃圾焚燒行業前十家的集中度大概在58%左右。環衛行業處於市場化早期,目前集中度還很低。汙水處理市場行業集中度在2015年後開始增加,未來這一比例還會繼續攀升,然而尚不能達到垃圾焚燒58%的集中度。

 

3、水業競爭態勢

 

下圖是參選本屆水業企業評選的40家水務投資運營企業市政汙水處理規模比例圖,橘色為未運營規模、藍色為已運營規模。

 

另外兩個排行榜分別是42家十大影響力入圍企業水務總規模與新增規模,並把政府直接授予的項目規模從企業業績榜中分離出來,北控水務、首創股份新增量分別為494.28萬噸/日、242.38萬噸/日。

 

×

關注微信公眾號

二維碼加載失敗...
打開微信,點擊頂部的“+”,使用 “掃一掃” 即可將關注AG真人视讯的微信公眾號。
目前隻受理禪城市區的用水戶,其它片區正在建設中... ...